【新春走基层】“夫妻双双把家还”新说

文章正文
2021-05-01 08:32

【新春走基层】“夫妻双双把家还”新说

  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,绿水青山绽笑颜。随手摘下花一朵,我与娘子戴发间……”这首曲子,对戏曲稍有了解的人都不会陌生,它是黄梅戏经典曲目《夫妻双双把家还》中的一段。今天,我们要讲的故事,也叫“夫妻双双把家还”。

  故事发生在黄梅戏广为流传的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,但主人公不是董永和七仙女,而是陈江和他的妻子刘明丽。这不,春节临近,在江西鹰潭做包子生意的小夫妻俩,带上两个儿子,置上年货,双双把家还。

  腊月二十四,记者在怀宁县江镇镇见到了陈江,他和母亲正忙着收拾老宅。小儿子才7个月大,妻子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照顾小家伙身上。偶有亲戚串门,陈江很是热情,泡好红茶、摆上瓜子和糖,端出热腾腾的卤蛋,再操着地道的家乡话,与客人聊上两句。离家打拼十余年,他的乡音不曾改变。

  搬进新屋,陈江一家四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受访者供图

  说起江镇,或许知名度不高。但江镇人做的包子,很多人都吃过。明清时期,江镇是重要的水陆码头。往来的客商,使当地形成了喜食面点、擅做面食的传统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在最早一批能人的带领下,越来越多的江镇人背井离乡,在大江南北开起了包子铺。当下,被誉为“中国面点师之乡”的江镇,有超过2万人在外从事面点行业。其中,又以“夫妻档”开店的居多。

  话归正题。

  2008年,当过兵、干过联防的陈江带着妻子,踏上家人走过的“老路”,来到300公里开外的鹰潭,做起包子生意。之所以选择做包子,一方面,是因为不少亲戚都是干这行的,自己也曾在表叔家的包子铺学过手艺,容易上手。另一方面,开包子铺,技术门槛相对较低,投入也不大,适合白手起家。

  话说两边。这一行的苦,也非一般人能吃的。

  早些年,包子铺全靠小两口打理。铺子开在工业园区,一般早上5点就有顾客,小两口2点就得起床忙活。夏天尚能忍受,冬天,只能用“折磨人”来形容。

  上午9点之前,是就餐高峰期,两人一刻不歇,甚至连水都不喝,因为怕上厕所。到了中午,简单休息一会儿后,就得上菜场买菜、和馅,供第二天使用。

  为了多一点收入,包子铺全天营业,除了各种馅的包子和馒头,还有豆浆和稀饭。晚上7点,顾客慢慢变少。简单打扫一番后,小两口赶紧回到附近的出租屋,8点之前准时睡觉。“不然,第二天哪能起来?”

  陈江告诉记者,这点苦其实不算什么。刚到鹰潭那会儿,为了等到自己心仪的铺位,他和妻子摆摊卖小笼包,一干就是半年。为了维持生计,风吹日晒雨淋,都没能阻挡他们出摊。讲起这些,他一脸平静,仿佛在说别人家的事儿。

  好在,付出总有回报。多年打拼,陈江的“小口福”包子铺慢慢有了口碑,甚至一些单位食堂、高速服务区都上他这采购包子。每天,他家卖出的包子都在2000个以上。前两年,实在应付不过来的陈江把自家姨父和另一位老乡请来帮忙。“有了他们帮衬,现在每天能多睡两小时。”陈江打趣道。

  陈江家的老宅,院子里停放着新提的轿车。人民网 张俊摄

  回报还体现在生活的改善上。这些年,小两口在鹰潭和安庆买了房,还先后换了3部车。两天前的腊月二十二,一家四口迎来了乔迁之喜,搬进了安庆的新屋。讲到以后的打算,陈江说,趁年轻再多打拼两年,等攒下些钱了就回老家,做些小买卖。

  过年在家还会做包子吗?听到记者这么问,陈江连连摆手。“一年到头做包子,不趁过年好好歇歇?”他说,有时候,做包子做烦了,还会抱怨:“到底是谁发明了包子?”

  不过,玩笑归玩笑。和往年一样,和父母亲友团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他计划着,过完元宵节,就回鹰潭,奋斗新的一年。

(责编:杨虞波罗、连品洁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文章评论